《使徒行傳》就是「聖靈行傳」?(Dan Liu)

閱讀時間: 10 分鐘

《五旬節》(1732):Jean II Restout 的布面油畫,現存羅浮宮 (from Wikimedia Commons)

此文章乃中文譯本。英語原版在此

年少時,父親介紹我認識《三國演義》這本名著,他給了我厚厚兩大冊的英譯本。我只讀了上冊,沒辦法完成下冊,書中的眾多名字和複雜情節令我頭昏眼花。儘管如此,書中所描述的兄弟情義和英雄事蹟確實豐富了我的成長。我還記得劉備、關羽、張飛桃園結義,神機妙算諸葛亮智勝曹操等故事。[1]我讀的英譯本,漢語名稱的譯名是基於早期的羅馬拼音系統(大概是韋氏 (Wade-Giles) 拼音法)

幾年後,我開始接觸《聖經》,當中出現的不同人物引起了我的興趣,思考神有可能真的存在,可以影響我的人生。隨著年月過去,我不單確信神的存在,影響了我的人生,而且我的一切都是在乎神。我參與敬拜的教會堅定宣稱耶穌是主,相信神對我們的生命有絕對的主權,並且從《聖經》記載的人物見證,信心得到提升。 雖然如此,由於我的成長、教育背景和天性使然,我傾向跟從人性的一套,有個人的主見,甚至以自我為中心看待生命和對待別人。人生百態就是關乎眾人各自的言行作為,不是嗎?我管好自己就是了。

腦海中存在著這種既有的想法,我希望能夠以不同的視野,重新研讀聖經。最近,在不同的人的引導下[2]2021年12月我畢業於 Rochester University (Rochester Hills, Michigan) 的宗教教育碩士課程 (佈道領袖學),課程由 Mark Love 博士策畫,我懷著求知的心態,再次閱讀《使徒行傳》對早期教會的記載。當中的關鍵人物抓住我們的目光,特別是作為領袖的彼得,他向眾人施展奇事神蹟,是猶太人傳道事工的使徒;還有使徒保羅,他向外邦人作見證,將福音從亞西亞 (Asia) 傳到羅馬。事實上,他們的英雄故事的確構成了整本書卷的主軸。《使徒行傳》第15章最後提到彼得的出現,是在耶路撒冷會議上的發言,而隨後的章節主要記載了保羅熱心傳道的旅程。

有見及此,《使徒行傳》開宗明義提醒我們不要只關注當中的人物。路加寫道;「提阿非羅啊,我已經作了前書,論到耶穌開頭一切所行所教訓的,直到他藉着聖靈吩咐所揀選的使徒,以後被接上升的日子為止。」(使徒行傳1:1)在隨後的七節經文,耶穌兩次重複叮囑祂的門徒要等待聖靈的降臨。我們閱讀《使徒行傳》時,也要有這樣的期待,應許的聖靈將會出現。讓我們記住路加的提示,留意聖靈這有力角色的出現。

聖靈在《使徒行傳》出現55次以上[3]Barry L. Blackburn, (1997) “The Holy Spirit in Luke-Acts: A Survey,” Leaven: Vol. 5: Issue. 2, Article 4.  可瀏覽:https://digitalcommons.pepperdine.edu/leaven/vol5/iss2/4,早期教會的生活和方向都由聖靈帶領。路加特地引導讀者留意聖靈的介入。有位學者曾提出以下觀點:

相對於《馬太福音》或《馬可福音》,《路加福音》更常提到聖靈的出現。在路加所寫的兩冊書卷中,有同樣的特點:他常提到人被聖靈充滿後,大膽見證和傳講福音(例如:路加福音1:15;使徒行傳2:4, 4:32)。[4]Craig L. Blomberg, Jesus and the Gospels (Nashville, Tennesse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1997), 149

另一位學者大衛.博許 (David Bosch) 更明顯指出聖靈在《使徒行傳》中的重要性。他提出:「使徒時代的傳道人當中,路加是『聖靈神學家』的表表者[5]G. Montague, 引用在 Senior and Stuhlmueller 1983:277[6]David J. 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 Paradigm Shifts in Theology of Mission, 20th Anniversary Edition (Maryknoll, New York: Orbis Books, 2011), 115,「耶穌在世上的傳道旅程,由聖靈引導和帶領」[7]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 115,而在《使徒行傳》中,「福音的傳揚更是由聖靈觸發、指引和推動」[8]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 115

我們再看看《使徒行傳》的記載,不難明白學者們為何得出這樣的結論。試想像我們暫且將《使徒行傳》改稱為「聖靈行傳」[9]J. A. Bengel, Gnomon Novi Testamenti (Tuebingen, 1742; reprint, London, 1862), 389, 在 Barry L. Blackburn, (1997) “The Holy Spirit in Luke-Acts: A Survey,” Leaven: Vol. 5: Issue. 2, Article 4 中被特別提到。可瀏覽: https://digitalcommons.pepperdine.edu/leaven/vol5/iss2/4,可以羅列出哪些事項呢?

  1. 使徒被聖靈充滿,對聚集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講話。(使徒行傳2:3-4)
  2. 彼得被聖靈充滿,對治民的官府和長老講道。(使徒行傳4:8)
  3. 聚會的眾人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使徒行傳4:31)
  4. 亞拿尼亞和撒非喇被聖靈審判 。(使徒行傳5:3)
  5. 神揀選了司提反在內的七人辦理供給之事,滿足當時說希臘話猶太人的需要。司提反被聖靈充滿,有力講論神的道。(使徒行傳6:5, 10, 7:51)
  6. 聖靈帶領腓利遇上太監,向他傳福音。(使徒行傳8:29)
  7. 聖靈充滿保羅,使他開始傳揚基督。(使徒行傳9:17)
  8. 聖靈降臨哥尼流家中,哥尼流和其他聽彼得講道的人同被聖靈澆灌。(使徒行傳10:44)
  9. 聖靈差派保羅和巴拿巴踏上傳道之旅。(使徒行傳13:2, 4)
  10. 聖靈充滿彼西底安提阿教會的門徒,他們滿心喜樂。(使徒行傳13:52)
  11. 聖靈與使徒和長老們評論在耶路撒冷會議上的決定。(使徒行傳15:28)
  12. 聖靈阻止保羅到亞西亞傳道。(使徒行傳16:6-7)
  13. 聖靈降臨在以弗所門徒身上,讓他們可以說方言和預言。(使徒行傳19:6)
  14. 聖靈向保羅表明在各城裡,有捆鎖與患難在等待他。(使徒行傳20:23)
  15. 聖靈藉不同人勸告保羅將要面對危險。(使徒行傳21:4, 11)

如果我們需要更多的證據,來說明聖靈在早期教會生活和傳道事工上的重要性,那麼請看看保羅在《使徒行傳》末段所說的話。保羅繼續先向猶太人,然後向外邦人傳福音,引用聖靈挑戰聽眾:

聖靈藉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
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
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着;
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裏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
(使徒行傳28: 25b-27)

《使徒行傳》從頭到尾都將聖靈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描述聖靈的存在和力量,並且感動各人宣稱耶穌是主。

細看以上各段經文,回想聖靈在《使徒行傳》的作為後,我可以放心確定路加在不斷提醒我們:聖靈是如何帶領早期教會的傳道事工。毫無疑問,就像我們在使徒行傳讀到的,聖靈與人同工,也通過人成就神的工。學者大衛‧博許(Bosch)立論福音的傳揚是由聖靈「觸發、指引和推動」,不無道理。因此,如今當我覺得不自量力或無能為力時,我知道聖靈正在帶領和改變每一個人,我找到無比的平安。聖靈在我們身處的地方,各城市各小區,正在帶領和大力推展神的事工。我們當然不可以輕看屬靈領袖的帶領,忽視他們的重要 ;更甚的是,如果今天我們無視聖靈的存在和帶領,覺得一切理所當然,豈不更大錯特錯嗎?事情發生,本能地沾沾自喜或內疚自責的我們,要多久才意會到原來聖靈正帶領著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們是否低估了聖靈對日常生活、人際關係,甚至世界的影響力呢?《使徒行傳》提醒我:我們既然同樣認定耶穌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那麼影響早期教會每一步的聖靈,今天也一定會帶領神的事工。

藉著以下的思考問題及實際建議,鼓勵大家對聖靈更留心:

  • 重新閱讀《使徒行傳》,仔細留意聖靈如何帶領早期教會。門徒跟隨聖靈的帶領後,生命起了怎樣的變化?
  • 回顧生命,今年有沒有一刻你感到自己被聖靈「充滿」?寫下你感受到聖靈曾帶領你或你們小組的事情。
  • 早期教會討論和決定如何對待外邦弟兄時提到「…聖靈和我們(耶路撒冷教會)…」(使徒行傳15:28)。他們達成共識的過程是被聖靈充滿的。重新閱讀《使徒行傳》第15章。他們如何一起明白神的旨意?他們的態度如何?與小組一起討論門徒的行動和態度,幫助小組學習實踐與聖靈同步。
  • 在文章起首,我提到自己喜歡從歷史故事中,以英雄人物作為崇拜模仿的對像,執意長大後必須幹一番大事。我發現這是自己從小到大的成見。閱讀經文時,你發現自己有哪些固執的成見呢?那可能是脾氣、性格、成長(背景或創傷經歷)、文化、性別、在教會或家庭擔當的角色,甚至年齡。找個朋友討論一下各自的成見,提高自覺及警惕。

註腳

註腳
1 我讀的英譯本,漢語名稱的譯名是基於早期的羅馬拼音系統(大概是韋氏 (Wade-Giles) 拼音法)
2 2021年12月我畢業於 Rochester University (Rochester Hills, Michigan) 的宗教教育碩士課程 (佈道領袖學),課程由 Mark Love 博士策畫
3 Barry L. Blackburn, (1997) “The Holy Spirit in Luke-Acts: A Survey,” Leaven: Vol. 5: Issue. 2, Article 4.  可瀏覽:https://digitalcommons.pepperdine.edu/leaven/vol5/iss2/4
4 Craig L. Blomberg, Jesus and the Gospels (Nashville, Tennesse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1997), 149
5 G. Montague, 引用在 Senior and Stuhlmueller 1983:277
6 David J. 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 Paradigm Shifts in Theology of Mission, 20th Anniversary Edition (Maryknoll, New York: Orbis Books, 2011), 115
7, 8 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 115
9 J. A. Bengel, Gnomon Novi Testamenti (Tuebingen, 1742; reprint, London, 1862), 389, 在 Barry L. Blackburn, (1997) “The Holy Spirit in Luke-Acts: A Survey,” Leaven: Vol. 5: Issue. 2, Article 4 中被特別提到。可瀏覽: https://digitalcommons.pepperdine.edu/leaven/vol5/iss2/4

Author: Dan Liu

Dan has degrees from Yale (American Studies), Harvard (public policy), and Rochester University (religious education). He serves as an elder in the Hong Kong Church of Christ. Married for 32 years, he has two sons, one daughter-in-law, and one grandchild. Email: danliu1961@gmail.com. Dan 擁有耶魯(美國研究)、哈佛 (公共政策)、Rochester University (宗教教育) 等院校學位。現時是香港基督教會長老。結婚32年,育有兩子及一兒媳、一孫兒。電郵:danliu1961@gmail.com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