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的數字有何特別意思?(Steve Chin)

閱讀時間: 8 分鐘

網絡圖片

聖經看多了就會注意到許多有意思的數目字,例如 40,或是 7 和 12 都特別多,但也有引人遐想的獸的數目 666 或是使徒捕到了的 153 條魚。學者認為公元前六世紀發明畢氏定理的數學家 — 畢達哥拉斯,影響了後世猶太和基督教,甚至西方的許多著作中對數字的應用。畢氏提倡數字背後有它的意義,而利用數字也可以將神祕的元素加入文字當中。同時,因為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個別字母也都附有數字的意義,例如將 A=1,B=2,以此類推等方式,眾多著作中的文字遊戲也隨之而傳開 (Mathews, 2001, p. 634)。

舊約有挺明顯的例子,像《詩篇》23篇中的「因為你與我同在」,雖然位於整篇的6節中的第4節,但卻是整篇的中心思想。此句由詩篇的開頭算起,位於第 26 個希伯來字,但同時也距離結尾 26 個希伯來字,也就是說此中心思想也位於整篇詩篇的中心位置。同時,「因為你與我同在」中的「你」的希伯來字,更是位於3個字的中間,也就是說,這個「你」,指的就是神,正是位於中心思想片語的最中間。更有趣的是,數字 26 也是公認的希伯來原文中的耶和華字母加起來的總數,意味著神的意思 (Bazak, 1988, pp. 334-335)。

另外,《但以理書》12:11-12 提到兩個數字:1,290 & 1,335,但也導致了很多人刻意去算計審判日哪時候會到來。但有學者提出這兩數字也是有象徵意義的,而其論點也非常複雜。簡單來說,1,290 + 1,335 = 2,625,也就是 7 x 365 (2,555) 再加上一個 70。而這70和7就呼應了《但以理書》9:24 的「七十個七」等相關的數字。當然,背後的算法與理解其實錯綜複雜,不是幾句話可以解釋清楚。學者的重點是這些數字的目標是預言耶利米先知所提到以色列被管教70年後,將被神復興 (Mathews, 2001, p. 632)。如果是這樣,猶太教的卡巴拉 (Kabbalah) 神祕主義對數字與認識神的旨意的一種著迷和鑽研,的確影響深遠 (Terracciano, 2018, p. 350)。

但文字中隱藏的神祕意義到底是純屬巧合,真有其意,還是後人穿鑿附會的強解?這可能就需要逐一理解,看情況而定。初期教父,甚至今天的學者,多有人堅持反對如此詮釋經文,但也不乏贊同者。以下舉些例子 (Roos, 2021):

  1. 數字7象徵神性或完美,聖經出現超過 600 次。
  2. 數字12有掌權或組織的意思,例如 12 支派、12 長老、12 使徒等。
  3. 數字40象徵考驗的意思,例如以色列人曠野走了 40 年,基督禁食 40 天等。
  4. 數字666按照普遍的說法是尼祿凱撒的希臘文字母所代表的數字加起來的總數,但也是希伯來文翻譯後的字母加起來的總數,也就是基督徒被羅馬政權逼迫時,不敢明目張膽的指名道姓去罵皇帝的一種做法 (Sanders, 1918, p. 97, Shaw, 2015, p. 95)。但類似的算法也在不同時期被用來指出不同反派的歷史人物,因此也不盡完美。
  5. 數字 153 是《約翰福音》21:11 西門彼得補上來的魚。奧古斯丁認為數字 17 代表神的完美恩典 (同時,《以賽亞書》11:2-3 聖靈的 7 個果實加上 10 誡等於 17)。因此 153 = 1+2+3+4+….+17。同時也有人注意到提及捕魚的漁夫的《以西結書》47:10 的兩個地名有趣的地方:第一個地名「隱基底」的「基底」,不只希伯來文字母所代表的數字總和是 17,更恰巧出現於《以西結書》47章的第 153 個字。而第二個地名「隱以革蓮」的「以革蓮」的希伯來文字母所代表的數字總和正是 153 (Bauckham, 2002, p. 82)。再加上中文字的「隱」字,是否令這些經文更具有神秘隱藏的特別意思呢?這類的數字遊戲又是否容易淪為捕風捉影呢?還是當時的作者用此技巧來讓讀者印象更深刻易記呢?

另外,除了象徵性或隱藏的意思,聖經的數字有時難以理解。例如,從《民數記》 1:46提到的603,550能打仗的男丁,學者換算出當時出埃及的以色列百姓應該最少有兩百萬人。這也引起了許多爭議,因為以當時的社會人口結構,此數字讓人難以置信。姑且不說考古家目前找不到兩三百萬人於曠野生活 40 年的痕跡,光是擁有六十萬戰士在當時,就應該可以成為世界霸權了!但有趣的是,舊約其他地方卻提到以色列人在當時,相對當地迦南各個民族,仍算是人少勢弱 (《申命記》7:1, 7, 17, 9:1-2;《民數記》13:28)。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有學者提出希伯來原文 ‘lp 可以翻譯成 1,000 或「軍隊」,或「領袖」。因此,戰士的數字去掉幾個 0 之後,再換算人口,出埃及的人數就會是兩萬多人,而不是兩三百萬人了 (Humphrey, 1998, p. 196)。話說回來,曠野中養活兩萬多人,或是兩三百萬人,都是一個奇蹟,沒有神都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聖經中還有許多令人難解的數字,但是讀者可以考慮聖經未必是一個科學文獻,反而可以將其看為一份家書。其目的是敘述一個神與人的關係,強調著掙扎與原諒,愛與祝福,甚至是絕望與堅持。一昧地鑽牛角尖去推論和考證一堆數字,或許反而可能錯過了最重要來自神的訊息。如果聖經記載的數字具有我們未必熟悉的意義,甚至未必完全正確,我們對神的信心是否應該全盤否定呢?而堅定我們對神的信心,除了一堆數字之外,還有甚麼呢?

參考:

Bauckham, R. (2002). THE 153 FISH AND THE UNITY OF THE FOURTH GOSPEL. Neotestamentica36(1/2), 77–88. http://www.jstor.org/stable/43049111

Bazak, J. (1988). Numerical Devices in Biblical Poetry. Vetus Testamentum, 38(3), 333–337. https://doi.org/10.2307/1518062

Humphreys, C. J. (1998). The Number of People in the Exodus from Egypt: Decoding Mathematically the Very Large Numbers in Numbers I and XXVI. Vetus Testamentum, 48(2), 196–213. http://www.jstor.org/stable/1585502

Mathews, S. F. (2001). The Numbers in Daniel 12:11-12: Rounded Pythagorean Plane Numbers? The 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63(4), 630–646. http://www.jstor.org/stable/43727250

Roos, D. (2021, July 22). 6 mysterious numbers in the Bible and what they mean. HowStuffWorks. Retrieved August 5, 2022, from https://people.howstuffworks.com/numbers-bible.htm 

Sanders, H. A. (1918). The Number of the Beast in Revelation.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37(1/2), 95–99. https://doi.org/10.2307/3259148

Shaw, B. D. (2015). The Myth of the Neronian Persecution. The Journal of Roman Studies105, 73–100. http://www.jstor.org/stable/26346894

Author: Dr. Steve Chin

1964年出生於台灣。14歲美國留學。結婚35年,育有三個女兒,四個孫。 建立教會與牧會36年於波士頓、雙子城、台北、上海、香港等教會。 學歷包括波士頓大學學士、美國福樂神學院碩士、南非大學神學博士。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