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上的最佳拍檔 Spiritual Duo (Aaron Chow)

筆者喜歡收看美國職業籃球聯賽 (NBA)。近年熱議的 NBA 話題之一,就是哪支球隊擁有最佳的二人球星組合 (The Best Duo)。勇士隊的 Stephen Curry 及 Klay Thompson?湖人隊的 Lebron James 及 Antony Davis,金塊隊的 Nikola Jokic 及 Jamal Murray,還是塞爾特人隊的 Jayson Tatum 及 Jaylen Brown?… 最佳球星組合誰屬引發熱議,因為哪支球隊擁有最佳的拍檔,往往就能拿到當年的總冠軍!他們對球賽的熱誠及取勝的信心,能直接或間接帶動球隊發揮團隊精神,贏下球賽。

《聖經》中的「最佳拍檔」— 他們帶來強大的屬靈影響力,帶動神的子民歸向神 — 大家又會聯想起誰?筆者在這篇文章想介紹的,是猶大王希西家及先知以賽亞。

自從大衛王的後裔所羅門王開始犯罪離棄耶和華,神就透過不同的先知不斷地、重複地勸勉繼任的王,希望他們悔改歸回神,重守神的律法。這段歷史記載在《聖經》中的《撒母耳記上/下》、《列王紀上/下》及《歷代志上/下》。以色列國度在所羅門王死後,分裂為北國以色列及南國猶大。由於神的子民不悔改,神就興起亞述大國,在公元前722年攻陷北國以色列。亞述王西拿基立繼而於公元前701年圍堵耶路撒冷,想將南國猶大滅絕。當時南國猶大的王就是希西家。

希西家王聽見了,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他差遣以利亞敬宮廷總管和舍伯那書記,並祭司中年長的,都披上麻布,到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先知那裏去。

列王紀下19:1-2

大敵當前,希西家沒有選擇投降,也沒有選擇對戰,而是謙卑自己,依靠耶和華及求問先知以賽亞。希西家作為一國之君,深信憑信心依靠耶和華,就能帶領猶大國避免這場戰爭。接著是希西家與以賽亞的互動,共同依靠神,帶領人民脫離亞述王西拿基立的威脅。希西家與以賽亞就是一對最佳拍檔,彼此勸勉,這對二人組合改變了整個國家的命運。

《聖經》的記載以外,我們不乏證據,證明這對「最佳拍檔」是歷史上的真實人物。

在2015年12月,考古學家 Eilat Mazar 宣布在耶路撒冷找到用陶土做的希西家印璽(bulla)[1]。發現的地點為耶路撒冷聖殿山南面及大衛城以北的俄斐勒丘陵 (Ophel Hill)。

地圖來源:聖經考古 — 耶路撒冷地形圖 2013

圖片來源:Zev Radovan/BibleLandImages

準確的挖掘地點是在俄斐勒丘陵的一個皇室烘房 (Royal Bakery)。這個皇室烘房在 1986 年被發現,已證實是屬於所羅門王年代的。

俄斐勒丘陵 (Ophel Hill) 的皇室烘房 (Royal Bakery)

考古學家 Eilat Mazar 在這裡挖掘出 30 塊印璽,每一塊上面都印有不同的希伯來文名字。當時相對位高權重的人,有能力製造屬於自己的印璽,是身份的象徵。其中一塊印璽清楚地寫上:

“Belonging to Hezekiah, [son of] Ahaz, King of Judah.”(「屬於希西家,亞哈斯的兒子,猶大王」)

2009年 Dr. Eilat Mazar 在俄斐勒丘陵找到的希西家印璽 (Credit: Ouria Tadmor/Courtesy Eilat Mazar)

這塊希西家印璽是《聖經》考古學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發現,因為印璽實在地記載了希西家的身份及地位,而所有的證據,不論是印璽的發現地點及泥土年份,都完全脗合《聖經》中對希西家的記載。

這篇文章的主題是《屬靈上的最佳拍檔》。Dr. Eilat Mazar 在俄斐勒丘陵找到了希西家印璽,如她竟在相同地點也找到以賽亞印璽,你相信嗎?

事實是,她找到一塊疑似以賽亞印璽。疑似,因為印璽的左下角破損了,有幾個希伯來文字母看不到,因此,不能百份百確定是屬於先知以賽亞的。

這塊印璽的左下角是破損了,但還能見到一些明顯的指紋。Dr. Eilat Mazar 根據印璽的弧線,推斷原本的印璽是橢圓形的,因此有足夠的空間容立多幾個希伯來文字母。

Credit : Reut Livyatan Ben-Arie/© Eilat Mazar

印璽表面分上中下三部分。最上的部分不是文字,而是圖畫,相信是一頭羚羊或是一頭鹿。《以賽亞書》分別有三處用了這動物作比喻 (《以賽亞書》 11:6;13:14;35:6)。中間的部分記載了一個名字,希伯來文是由右至左去閱讀的,Dr. Eilat Mazar 認為失去了的是兩個字母,整合後,中間的名字是 “Isaiah The” 的意思。下面的部分,失去了一個字母,整合後是 “Prophet”。串連在一起,這塊印璽刻著的就是 “Isaiah The Prophet”(「先知以賽亞」)。

由於這塊印璽的左下角有破損,以上的證據只能是一個合理的推斷。有人懷疑,指「以賽亞」其實是當時一個普遍的名字,所以就算刻著的是「以賽亞」,也可以是另一個位高權重、名叫以賽亞的猶太人,而不是先知以賽亞。然而,這印璽旁邊同時出現了希西家王的印璽,意義實在非凡!急難時王需要先知的指引,先知也需要王對神的信心;他們生前是屬靈拍檔,死後印璽也相靠相依 — 印璽發現的地點竟也在皇宮裡,同一地點、同一泥土層。Dr. Eilat Mazar 的推斷雖然不是真理,卻有根有據,絕非憑空捏造。

總結:

看到這兩塊印璽,筆者心中感動,因為希西家及以賽亞在患難中依靠神的事蹟,今天仍鼓勵著很多門徒。這考古學證據間接證明了他們聯繫密切,甚至是推心置腹的好友,一起為神守候以色列國度。作為現今的信徒,你身旁有沒有屬靈的拍檔呢?你們的友情能互相勸勉、互相警醒嗎?你們的信心能造就他人嗎?


[1] https://www.thetrumpet.com/16947-has-eilat-mazar-discovered-archaeological-evidence-of-isaiah-the-prophet

Leave a ReplyCancel reply

Exit mobile version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