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灑水禮(Sprinkling Baptism)?

讀者提問:《洗禮:我們有何共識?》一書支持「灑水禮」並以經文作根據,但我認識聖經中受洗的教導是全人受浸的。你怎樣看呢?

答:筆者看畢那本《洗禮:我們有何共識?》,將部分內容節錄如下:

「坦白說,我也一直憑著個人的信念,遵循一種特定的洗禮模式。在過去20多年間,我會在美國三個地方、三間不同的教會裡當過牧師。這三間教會在傳統和信念上都屬於浸信會。然而,我施行浸禮不是因爲我牧養的是奉行浸禮的教會。相反的,我牧養奉行浸禮的教會,是因爲我覺得浸禮是最符合新約描述的洗禮模式。」 (頁24)

書中作者表明雖然他尊重三種浸禮,但他自己卻認為「浸禮是最符合新約描述的洗禮模式」。筆者十分同意,因為受浸的原文βαπτίζω是「完全浸入」(immersion)的意思,它的字根βάπτω也是「蘸入」/「浸入」的意思。而灑水(sprinkle)的原文ῥαντίζω並沒有用來形容新約的浸禮。新約經文也以埋葬來形容受洗。

書中有關灑水禮的介紹:

灑水禮的歷史似乎最短,似乎起源於使徒時代之後,現今爲許多基督宗派所沿用,尤其是施行嬰兒洗的宗派有些人認爲,以賽亞書52章13-15節就支持這一論點:(在以下經文中,「洗淨」的英文是灑水的意恩。)」

顯然「灑水禮」是在「嬰兒受洗」盛行之後才成為「全人受浸」以外的方法,但是卻缺乏有力的聖經根據。看看書中作者提及唯一支持的經文[1]也有人提出其他「可能」支持灑水禮的經文,但因為更明顯和上文下理無關而被大部份人排除在外。筆者在參考資料上的文章“Is Sprinkling an Appropriate Mode of Baptism?”分析了其他經文也不能支持灑水禮。

以賽亞書52:15

<和合本> 這樣,他必洗淨(或譯:鼓動)許多國民;君王要向他閉口。因所未曾傳與他們的,他們必看見;未曾聽見的,他們要明白。

<新譯本>照樣,他也必使多國的人驚異(按照《馬索拉文本》,「他也必使多國的人驚異」作「他必灑許多國的民」;現參照《七十士譯本》翻譯),君王要因他閉口不言,因為從未向他們述說過的事,他們必看見;他們從未聽過的,他們要明白。

<呂振中>照樣,他也必使許多國的人震驚;君王必因他而閉口驚訝;因爲所未曾向他們敘述的,他們必看見

<和合本修訂版>同樣,他也必使許多國家驚奇(註:「他也必使許多國家驚奇」是根據七十士譯本 ;原文是 「他必洗淨許多國家」。),君王要向他閉口。未曾傳給他們的,他們必看見;未曾聽見過的事,他們要明白。

可以看到除了《和合本》是用「洗淨」來翻譯(但它也有指明有另外的譯法),其他較新的譯本也是翻譯作「震驚」,因為這譯法更能配合經文的上文下理。所以,基本上聖經是沒有支持灑水禮的經文的。何況這被「認為」支持灑水禮的只是一段舊約和洗禮無關的經文,還要使用一個令人存疑的譯法才能說得過去。但即使猶太人於潔淨禮也是以全身受浸(看看在以色列的昆蘭社團所用的潔淨禮池)。約3:23也說施洗約翰在「哀嫩也施洗;因為那裡水多,眾人都去受洗。」。如果灑水等同受洗,為何要去水多的地方呢?可見是因為後期流行的嬰兒受洗,為了不將嬰孩浸入水中才慢慢變成灑水禮,這也是作者提出的情況。

圖為昆蘭社團的潔淨禮池,足夠深作全人浸禮。從一邊石階下去再從另一邊上來

另一篇文章“Why Do Methodists Sprinkle in Baptism?” 講述執行灑水禮的循道宗也是為了嬰兒安全的理由才執行灑水禮,並沒有以經文作支持:

Methodists sprinkle or gently pour water over the heads of infants because fully immersing them isn’t safe, as they can’t hold their breath。

另一方面,作者提及:

「而且,耶穌自己也重視洗禮,就足以說明洗禮是很值得探討的議題」(頁4)

「我已經分享過自己兩次受灑水禮、兩次受浸禮的故事。每次為我施洗的人,都虔誠地相信洗禮的重要性、如何施洗,以及為何要受洗的意義。」(頁22)

作者稱耶穌重視洗禮,他自己甚至為了正確的對待洗禮,受了兩次灑水禮及兩次浸禮。如果灑水禮不是最符合新約的洗禮模式,為什麼不跟從耶穌和初期門徒的榜樣去做,以全人受浸呢?作者自己所舉支持灑水禮的例子也只是應用在一個有嚴重健康問題的殘障人士的特殊情況之中(頁30)。是否只是因為有一些特殊的情況、特殊的例子就代表其他的人不再需要按一般情況去做呢?耶穌曾指出大衛在逃難時也進食留給祭司吃的過期陳設餅(可2章),以說明神以憐恤人為先。但是否代自此以後所有人也可以將陳設餅當作一般的食物呢?當然不是。

所以,全人受洗才是新約信徒理解的浸禮(和基督一同埋葬和復活[2]羅6:4(和合本)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

西2:12(和合本) 你們既受洗與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他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神的功用。
)。既然受浸是耶穌所重視的,筆者贊成像那本書的作者般以浸禮代替之前的灑水禮。

就如書中作者也說:

浸入水中生動地描繪了我們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從水裡出來則表明我們與基督一同復活,得著新生命,進入與上帝的新關係。」(頁22)

參考資料

註腳

註腳
1 也有人提出其他「可能」支持灑水禮的經文,但因為更明顯和上文下理無關而被大部份人排除在外。筆者在參考資料上的文章“Is Sprinkling an Appropriate Mode of Baptism?”分析了其他經文也不能支持灑水禮。
2 羅6:4(和合本)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

西2:12(和合本) 你們既受洗與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他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神的功用。

Author: Henry Au

熱愛思考有關神的事情,醉心研究聖經,最愛幫助別人從聖經中認識神。 2004年於浸會大學計算機科學哲學碩士畢業。2016年於紐約神學教育中心神學研究碩士畢業。現為香港基督教會牧師,與太太一起服侍,育有一子一女。 個人神學網誌:https://henryau.org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